姚戎 作品

第五百一十八章、閻行接管西平郡,韓遂移交藏寶圖

聯軍探部兼監部總管韓嶽前來密告韓遂。

郭憲開西平亭城門前,郭憲弟弟金城郡郡戶曹掾兼郡倉曹掾郭益的三子郭芝、郭滿(郭蒲)、郭立等城中望族人向郭憲提議放主公進城然後擒拿送給曹操邀功,郭憲大怒責備道:“人窮來歸吾,云何欲危之?”於是開城迎護主公,意在還主公厚遇之恩。

郭滿(郭蒲)最可疑,所娶妻乃郃陽縣人杜氏,生下一女郭氏(注:魏帝曹睿的郭夫人),娶妻那年正是渭南大戰前夜,而那時郃陽令劉放是曹操任命的人,郭家那時尚未遷回西平郡,郭滿隨家族在長安縣居住。

據查,劉放那年向郭家購買了一百個藥罐。

不知郭滿是如何識得郃陽人杜氏,懷疑是劉放以買藥罐為由刻意邀郭家派人前去郃陽談價,而這個杜氏是不是郃陽人不得而知,或是曹操的牒人!劉放施計介紹給郭滿。

韓遂大驚,怪不得開城門等了那麼久,原來可能是曹操的牒人在商議擒吾!幸虧郭憲是報恩之人。

對於郭家是否真與曹操暗通,韓遂還一時無法判定,也不好亂抓人,只能加以提防。

對麴家、郭家等幾家在渭南大戰期間回遷的望族只能加以安撫,還要靠其共度艱難。

四月,韓遂將一千兵交給閻行統領,任命其為代理西平太守,與功曹郭憲共守西平郡。

令郭憲將西平郡各望族的家兵數報上來。

隨逃來的官吏全部交給閻行使用,也做儲備之用。隨逃來的民交給郭憲安置。

其餘八百兵由麴演、蔣石、田樂、陽逵、李方、江惠、樊霹、張海八人各領一百兵去守龍耆城。以成公英為龍耆城都督。

八百餘兵由韓仁、受傷的尉遲延嘉帶領前去守西鎮。

先期到達西鎮的還有療部總管樊甘和其三百人和從洮水南岸調來的韓葉與其四百白馬羌騎。

可演練二個四百人的偃月營和一個四百人的鐵騎營。

由於撤退匆忙,傷兵盡失,療部暫時無事,調往去參與制鐵騎裝備。韓遂想強行將閻行的一千兵和龍耆城的八百兵至少再訓練出一個四百人的鐵騎營。這樣,有二個偃月營、二個鐵騎營和一千四百普騎,這些兵都是身經百戰的老兵,如能再另得三、五萬兵馬,立刻可恢復戰力。

韓史將餘兵全交給韓遂,僅帶將領返回張掖居延屬國另行募兵。長年跟隨其的將領有中軍別部司馬兼軍需別部司馬韓笛、別部司馬李目、曲長楊羅、別部司馬韓茂、曲長韓節,韓遠、別部司馬韓靂;曲長韓考、韓奇。

伐同伏、蛾遮璠、迷虎、餓何俾、燒戈頹、柯沭、迷原、迷封、楊浮、伊介、金盛、東起等留下餘兵,各自潛回各部落,設法收攏逃散的兵卒,估計夏侯淵暫時無暇顧及這些山裡的部落。夏侯淵軍中也無人識得這些首領。

中軍別部司馬良珂跟隨東起回部落。

調撥到漢陽和金城的軍糧己盡失,由韓家大總管韓兆從西鎮調撥補給各部。

牙門將韓葉、李方、樊霹晉升中郎將,校尉江惠晉升牙門將,中郎將張海晉升裨將軍。

要求各縣守軍堅守到秋收,有糧就可借得燒當羌兵反攻,又強調將士待遇不變,將士稍安,士氣有所恢復。

閏四月,聯軍探部送來密報,已獲確切證據迷虎與曹操的牒人有接觸,加上迷虎要吞併其已亡父兄的部落形成一個大部落,韓遂決定除掉迷虎。

迷虎先行走後,韓遂私留下伐同伏、蛾遮璠、餓何俾、燒戈頹喝酒,下令四人設局約迷虎出部落,然後逼其交出部落,再去接管已亡的迷瑞、迷貴的二個部落,由四人平均瓜分三個部落。要求各部落用少年和老者重建至少三千人的部落軍。四人領命返回各自部落。

宋建派人前來送信。

信中抱歉未出援兵是因為夏侯淵派張郃和朱靈出兵威脅河首平漢國的東部,枹罕的軍隊不得不全部調往東部的大夏縣防禦,等於在允吾之戰時牽制住張郃和朱靈二軍,還是起到增援作用了。另外,已派飛騎去緊急調去回援劉璋的六千騎。

另外,因聯軍放棄隴西郡中部和南部,朝廷已派尚書郎幽州廣陽郡薊縣人徐邈出任隴西太守,已隨夏侯淵的軍隊進入狄道縣。

安排妥當後,韓遂準備親自去找燒當羌羌王東亮面談。

五月,韓遂來到燒當羌赤嶺大本營。

羌王東亮擺酒席招待韓遂,答應冬季畜牧閒季時出二萬騎幫助奪回金城郡。對於兵力恢復到五萬騎,東亮有些為難,那等於將燒當羌軍幾乎全部移交給韓遂。

韓遂知東亮一時還想不通,無論怎麼用夏侯淵會屠殺燒當羌都無濟於事,只有等到夏侯淵攻破西平郡殺到赤嶺時,羌王或才會醒悟,交出所有兵權,與夏侯淵決戰。

東亮提供的二萬騎兵還要參加韓家在新地的粟米秋收,而八月、九月騎兵還要幫家眷做生畜入冬前的準備等勞活。

最後二人商定由受傷的尉遲延嘉八月前來訓練二萬騎,由東亮協調騎兵抽空參加訓練。

二萬騎的軍糧由韓家提供,八、九月訓練期共提供一個月的口糧為三萬石粟米,冬季十、十一、十二月再提供九萬石粟米,共計十二萬石。另給二萬騎兵半年薪酬六千六百六十七斤西域金幣,其中一半劃給部落豪右。

下年如還需要借用騎兵再商議。

東亮又談到馬翼、馬抗的事。此二人在馬超戰敗前帶五百騎和一大筆錢再次進入發羌募兵,結果馬超兵敗,二人回不去了,就打起帶去的迷午的主意。迷午自稱是已故發羌羌王迷元的幼子。

馬翼意在用迷午取代現任發羌羌王滇戚,但兵太少,就以北軍中候的官印在當地招募發羌帳落的少年,數月內據傳加上帶去的五百騎,已有二千兵。

滇戚害怕馬翼壯大,於是發兵驅趕馬翼,馬翼不敢硬碰,又不敢回涼州,只得向西域方向退去,一個可能是向鄯善國樓蘭城方向,另一個可能是向于闐國方向。目前尚不明瞭。

韓遂突然擔心起來,怕馬翼去于闐國搞事,于闐韓家也只有二千四百騎,從未打過仗,決不是馬翼、馬抗的對手。就連於闐國的兵將也不一定打得過父子二人。萬一被馬翼抄了于闐韓家和于闐國,韓家的根基就毀了,必須派一員武藝好的將領去鎮守于闐。

尉遲延嘉臀部受傷還不未康復,當下只有派韓仁去于闐。但韓仁一走,聯軍能打的戰將又少一員,想來想去,無奈只能選韓仁,一則韓仁是鄯善國樓蘭人,馬翼萬一不去于闐去了鄯善國,由韓仁帶于闐的兵馬去增援鄯善國也合適。另外,或許韓仁能從鄯善國募得一支生力軍。

韓遂告別東亮,先去北三羌地探望孫子韓騫。

燒當羌羌王東亮分給韓騫一個一萬人的子部落,其中有二千羌騎兵。

韓騫還小,子部落和騎兵都由邯鄲泉、邯鄲啟兄弟二人經營、訓練。

韓遂和妻張姜子一直把韓騫父親韓略被曹操殺害的消息瞞著韓騫。

韓騫見到祖父十分高興,不時詢問父親為何很久不來信,韓遂只能忍痛撒謊韓略在鄴城很忙,天天見友人,為聯軍尋攬人才。

邯鄲泉、邯鄲啟已知韓略被害的事,也常有意迴避韓騫提及關於韓略的話題。

韓遂檢閱了二千騎兵,覺得東亮給的兵年齡太小,簡直是娃娃兵,當下戰事看來是用不上了。

晚上,韓遂單獨和韓騫見面,將新地北山的三個五銖錢幣藏寶地圖、一個新地南山玉石和黃金藏寶地圖、二個積石山玉石和黃金藏寶地圖全部交給韓騫保管。

並和其講述了聯軍在渭南、漢陽、金城的三次兵敗過程、教訓、經驗。叮囑韓騫長大後及其後代用好這六份藏寶。

韓家人將來不再挑頭當君主,只當將帥和謀士,選強勢君主加以輔佐,所藏之寶只用於君主起步艱難期,以為國家保住雍、涼和西域為己任,所選君主也要有此實力和雄心大志。天下接近太平時,韓家要推動君主歸順中原朝廷。

對於無可救藥的昏君,韓家後人可視實情選擇棄之,但不可動用藏寶募兵對抗昏君,因為那樣韓家人只得起事,又變成了君主。

韓遂對自己被迫成為聯軍的君主一直耿耿於懷,不想讓後代再走自己的老路,打打殺殺,征戰一生,也未能為後代謀得一個好出路。

韓家傳人每開啟一處藏寶足夠支持一個創業君主起步,但絕不許支持君主的後代,因為如果君主和其後代都英明,起步後就會強盛,無需資助;如果君主後代昏庸,支持了也沒用,還不如等下一個明君出現,從頭再來。

祖孫二人徹夜長談到天亮,韓遂向孫兒灌輸了自己血戰一生的經歷和經驗,韓騫彷彿一夜長大成人,手中竟然擁有了可扶持六個君主創業的巨資,身負如此重託,不免頓生萬丈雄心,只可惜祖父不讓韓家人當君主。

韓遂原本想將韓騫部落遷往于闐,但馬翼事件使韓遂打消了這個念頭,于闐和西域不一定有北三羌這裡安穩。

韓騫已十四歲,接近成年。這期間,韓遂派人從西鎮取出自己積累下的個人年薪結餘八十七斤黃金、九百六十三斤西域金幣,以及西鎮韓家庫餘三千零一斤黃金,全部交給韓騫。

夜晚韓遂和孫子韓騫去北三羌的山裡將六個羊皮藏寶圖埋在一處易記住之地,將三千零八十八斤黃金埋在另一易取處。身邊只留九百六十三斤西域金幣支付雜支。韓遂要求部落能經營好,每年有結餘和積累。

韓遂決定去老雍州試試募兵,韓騫拉著祖父不讓走,韓遂只好多住數日,幫助邯鄲泉、邯鄲啟練兵,向孫子傳教治理部落和城池的方法。

邯鄲泉妻張俶靈和女邯鄲黎、子邯鄲淵、邯鄲啟妻韓蓉和子邯鄲迪等家眷對韓騫照顧有加。

韓蓉又是韓略長女,韓騫的姊姊;張俶靈是韓遂妹妹韓媗的孫女,韓遂把韓騫放在這裡十分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