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凌蘇 作品

第2288章

傅昭寧想起了以前,心情也有些複雜。

“是啊,我也能夠感覺到他對我的信任和依賴,原本,他極有可能會來找我的,如果他想活下去。但是我夢醒了,醒來我就只是昭國傅家的傅昭寧了。”

傅昭寧的聲音更輕了些。

“我那個時候有些不適應,但是,在我沒有醒過來之前,我所做的那些事情,肯定不全是我的本意。”

蕭瀾淵聽到這裡,又想起了以前聽到了關於傅昭寧的傳聞。

“你的意思是,那些跟在蕭炎景後面跑的事?”

隔了這麼長的時間,突然又聽到了蕭炎景的名字,傅昭寧都有點兒嫌棄。

“提他做什麼?當時我清醒過來,知道了以前做的那些事,再看到蕭炎景那張臉,都覺得晦氣極了,真的,晦氣。”

她一連說了好幾個晦氣,是真的聽得出來對蕭炎景極為嫌棄了。

蕭瀾淵忍不住笑了起來。

他現在倒是能明白了,為什麼在那之後的傅昭寧,跟之前的完全不一樣。

“你該不會是在成親的那天清醒過來的吧?”他問。

“成親?”傅昭寧有些茫然,趴在他肩膀上想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了。

“你是說,挑了你當夫君那一天嗎?是啊,那天清醒的,他們晃著花轎,晃得厲害,我在花轎裡撞到了頭。” 傳奇小說網

說到了這裡,雖然越來越醉,但傅昭寧還是注意到了,她應該好好說那一刻的。

“對,就是撞到了頭,還撞得挺嚴重的,撞得我暈沉沉的,然後就徹底清醒了。”

蕭瀾淵自己都給她腦補完整了。

原來傅昭寧少了點魂魄,可能是屬於離魂的一種,魂魄遊離到了別的世界,在那個世界成了另一個“傅昭寧”,還學了醫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