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以深情共此生 作品

第494章 扁梔,在詐她!


送藥小哥是個剛出社會的年輕小夥子,王珍這麼一說,倒也就沒有多想。

從身側的袋子裡剛抽出了藥房單子。

“這個是——”

不等小哥說完話,王珍就直接從小哥手裡伸手搶走了藥方,急匆匆的回了別墅內。

送藥小哥當場傻眼。

這——

是明搶?!

如今大門大戶的人都這麼沒素質了?

送藥小哥回程的路上,越想越不對勁。

總覺得林太太要藥單的樣子實在太過急切。

忍不住讓人心疑。

回到中醫院的藥鋪內,送藥小哥坐在位置上呆了一會兒。

然後,放下藥箱,往中醫院走去。

……

扁梔晚上下班直接回了家,車上還帶了個粘人的小狗。

粘人的小狗倒是一點不嫌棄,也不挑東挑西,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乖的很。

“晚上回家吃?”

扁梔看著前頭的路況,“嗯。”

“把那裡當自己家。用不著顧忌什麼,”扁梔轉頭看向週歲淮笑了笑,擔心他會有擔心,扁梔勾笑補充了一句:“或者說,應該他們顧忌你,”

“給你的那些家財裡頭,包括林氏別墅。”

“你才是那裡的主人,所以,不用拘束,看不慣的,回頭都走叫他們走。”

週歲淮點了點頭,認真的看著扁梔的側臉。

扁梔轉著方向盤,抽空看了他一眼,“嗯?怎麼了,這麼看我?”

週歲淮靠回椅背,看著前面擁擠的路段,低低的說了一句:“小乖,”

“你,是我喜歡了很多年的人。”

扁梔不明白他為什麼忽然說這個。

“嗯?”

“我特別高興,跟你在一起了。”

“所以?”

“所以,你做什麼事情,我都會支持,因為我相信,你是懂得保護自己,給自己留後路的人,對嗎?”

週歲淮說著這些話的時候,收斂了平日裡的笑意,嗓音低低的,像是擔心,也是害怕。

扁梔又轉頭看了他一眼。

沒吭聲。

“你,把手裡的東西,都轉給我,是為什麼?”

扁梔停頓了一下。

恍然又忽然意識到,或許,週歲淮什麼都不知道,只不過,沒有把心裡的擔心宣之於口,而她,則下意識的認為,他會意識不到。

其實,他,早就明白。

扁梔張了張唇,依舊沒有打算直白的說自己心裡的謀劃。

“小乖,在這個世界上,你可以做任何事情,可以懲罰壞人,無論以什麼樣的手段,我都不會覺得突兀,但是,你現在有我了,你能不能跟我保證,不要因為那些人,傷害到自己。”

可以什麼都不告訴他。

他也可以當做什麼都不知道。

單純的,當個被嬌養的小嬌夫。

但是,前提是。

“你永遠不能再丟下我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