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蘇正陽的手段

“說完了嗎?”蘇正陽的聲音在宴會廳中迴盪,他嘴角勾勒出一絲笑意,眼神中閃爍著難以捉摸的光芒。他的目光從在場各位大使的臉上逐一掃過,彷彿在欣賞一場精心準備的戲劇。

他微微側過頭,對身邊的傅江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傅江會意,立刻向前一步,挺直了身板,開始詳細介紹起各大租界的情況。

“各位大使,請允許我為大家詳細介紹一下,今天華國軍隊在各大租界所採取的行動。”傅江的聲音清晰而有力,每一個字都擲地有聲。

“首先,是英租界。我們的軍隊在行動中,對藏匿在朱莉斯商行內的非法武裝進行了清理。經過激戰,我們成功消滅了這些武裝分子,並將商行內的財物進行了查封跟收繳。我們發現,朱莉斯商行長期從事走私、販賣鴉片等非法活動,對京港城以及整個華國的社會治安造成了極大的威脅,我們強硬的逮捕了犯下累累血案的華萊士爵士之子,艾瑞克華萊士,並且在逮捕的過程中,由於華萊士爵士非要阻攔我們的行動,不幸被流彈擊中身亡。”

在傅江詳盡地描述了英租界朱莉斯商行的清理行動後,宴會廳內一片寂靜,彷彿連空氣都凝固了。尤其是大英領事查爾斯,他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如紙,雙手微微顫抖,幾乎無法相信自已的耳朵。

朱莉斯商行,那是大英帝國在華國的第二大商行,是他們國家在華國經濟利益的象徵。而現在,這個商行竟然被華國軍隊血洗,財物被查封收繳,這無疑是對大英帝國在華國乃至全球範圍內影響力的巨大打擊。

更令查爾斯無法接受的是,華萊士爵士的死訊。華萊士爵士不僅僅是朱莉斯商行的幕後掌控者,更是一位在英吉利本土有著極高聲望和影響力的頂級貴族。他的死,無疑將會引起大英帝國上下的震動和憤怒。

查爾斯瞪大了眼睛,眼神中充滿了震驚、憤怒和難以置信。他憤怒地站起身,指著傅江,聲音顫抖地喊道:“你們……你們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情?這是對大英帝國的挑釁!是對我們國家的侮辱!”

他的話語在宴會廳內迴盪,引起了其他大使的側目。然而,在此時此刻,他們更多的是保持沉默,不願在這個敏感的時刻捲入其中。

查爾斯呼吸急促,他努力平復自已的情緒,但內心的憤怒卻如同火山般爆發。他知道,這件事情將會引起大英帝國政府的強烈反應,甚至可能引發兩國之間的外交危機。

他轉向蘇正陽,試圖從這位華國總統的臉上找到一絲妥協的跡象。然而,蘇正陽卻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彷彿對他的憤怒視而不見。

查爾斯感到一陣無力,他知道,這次的事件已經無法挽回。他必須儘快將這個消息傳回國內,讓政府採取相應的措施來應對這個危機。

“接下來是俄租界,我們的軍隊在進入俄租界抓捕犯下數樁血案的伊萬時,遭遇到了租界內警方以及軍方治安維持部隊的激烈抵抗,在經過友好的交涉後,我方軍隊不得不採取了強硬措施,造成了衝突,在此次事件中,沙俄租界的領事館被夷為平地,思林街共有五處建築被毀,四十二名平民傷亡,我要對沙俄帝國說聲抱歉,因為你們的領事館,被我們的重炮給直接炸成了廢墟。”

傅江的目光深邃,臉上的神色甚至帶著一絲嘲諷跟挑釁,哪裡有半分抱歉的意思。

在傅江詳細描述了俄租界的衝突事件後,沙俄大使尼古拉斯的憤怒情緒如同火山般瞬間爆發。他的臉色由蒼白轉為通紅,眼睛瞪得如同銅鈴般大,雙眼中噴射出憤怒的火焰。他猛地站起身,高大的身軀在宴會廳內投下一道憤怒的陰影。

“你們!你們怎麼能做出如此殘暴的事情!”尼古拉斯用顫抖的聲音咆哮著,他的聲音在整個宴會廳內迴盪,讓人不寒而慄。他緊緊攥著拳頭,彷彿要將那無法抑制的憤怒全部傾瀉而出。

“這是對我們沙俄帝國的公然挑釁!是我我們人民的極大侮辱!”他繼續咆哮著,聲音中充滿了悲痛和憤怒。他憤怒地指向傅江,彷彿要用那銳利的指尖將他刺穿。

“你們口中的‘犯下數樁血案的伊萬·謝爾蓋耶維奇·亞歷山德羅夫,他其實是我們沙俄帝國的一名無辜公民,是被你們華國軍隊無端栽贓陷害的!”尼古拉斯的憤怒情緒已經達到了頂點,他大聲地為那名被冤枉的俄國人辯解著。

“他是一名普通的商人,從未犯下過任何罪行!你們華國軍隊憑什麼闖進我們的租界,將他逮捕,還引發瞭如此慘烈的衝突?”尼古拉斯的聲音中充滿了憤怒和不解。

他緊咬著牙關,臉上的肌肉因為憤怒而扭曲變形。他用力地揮舞著手臂,彷彿要將所有的憤怒都發洩出來。

最後,尼古拉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試圖平復自已憤怒的情緒。但當他再次看向傅江時,那雙充滿怒火的眼睛仍然讓人不寒而慄。

尼古拉斯·凱奇憤怒地挺直了胸膛,他的臉色因憤怒而漲得通紅,雙眼中閃爍著不屈的光芒。他緊握拳頭,聲音顫抖而堅定地說道:“沙俄是絕不會輕易妥協的戰鬥民族!我們有著不屈不撓的精神和強大至極的軍事力量。蘇正陽先生,你們華國軍隊的行為已經嚴重觸及了我們的底線,這分明是在故意挑起戰爭!”

他的話語中充滿了強烈的民族自豪感和對蘇正陽的指責。

蘇正陽靜靜地坐在座位上,他的眼神平靜而深邃,蘇正陽面部該死緩緩地開口:“尼古拉斯大使,我理解你的憤怒和不滿。但請允許我提醒你,你們沙俄現在正面臨著伯德帝國為首的同盟軍的強大壓力,戰火在整個歐洲蔓延,你們還有餘力跟華國開戰嗎?”

蘇正陽的聲音雖然平靜,但每一個字都充滿了分量。他的話語如同一把銳利的劍,直接刺向尼古拉斯的內心深處。

尼古拉斯聽到這裡,臉色一僵,他的眼中閃過一絲震驚和不安。他顯然沒有想到蘇正陽會如此直接地指出沙俄當前的困境。他沉默了片刻,然後再次開口道:“但你們華國也不能如此蠻橫無理!我們沙俄絕不會任由你們欺負!”

蘇正陽微微一笑,他的眼神中閃爍著智慧和從容:“我們華國從未想過跟任何人交惡。我們只是在維護自已的國家利益和尊嚴。如果你們沙俄願意與我們和平共處,交換租界,我們當然願意與你們建立友好的外交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