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年 作品

第202章 田野

“住手吧。”

人群之中,傳來一道不和諧的聲音,所有人向著那個方向望去。

只見周淵站在那裡,平靜似水,剛才的話也正出自他口。

“哼,不過一個黃毛小子,還敢逞英雄?怕是活得不耐煩了。”

“敢壞長孫霸的好事,真是好膽!”

嘈雜的聲音在周淵身邊響起,眾人開始逐漸遠離他,他被單獨隔出了一個空間。

那體型肥胖的大漢似乎聽到了世間最好笑的事情,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小子,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別不識好歹。”

他接著說道:“爺爺我今天心情還算不錯,你若就此罷手,便當作無事發生,要放在平常,恐怕你已經殞命當場了。”

周淵輕微嘆口氣,沒有多做解釋。

他明白,道理跟這種人講不通。

上官劍瞬間出鞘。

不過卻沒有劍氣生出。

因為他不想用劍氣,他不想傷人。

大漢冷哼一聲,做出防禦姿態,“真是不自量力!”

果不其然,大漢的肉身防禦力驚人,一劍斬出,結實地坐在他的身上,但卻如同斬到一座山嶽上一般,紋絲不動。

周淵臉色一變,後退幾步,但下一刻又殺了個回馬槍。

這次出的一劍,則是蘊含了一絲劍氣。

罡風四起,大漢大喝一聲,周身頓時籠罩起龐大的靈力,“看來今日不殺你枉我長孫霸英明一世。”

“是萬金護身法!”

“那可是長孫霸的絕技,沒想到這麼快就會使出。”

“這年輕人恐怕要敗下來了,唉,這也算是個教訓,以後還是不要多管閒事了。”

人群中談話道。

但周淵卻仍是面無表情,彷彿場外的一切都與他無關,隨著一劍斬落,劍氣終於爆發,如同直上蒼穹。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當中,長孫霸金身上的罡氣被斬出一絲裂縫,他本人也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不可能!”

破開金身,斬去罡氣,上官劍刃上的寒氣架在了大漢脖子上。

周淵問道:“如何?”

大漢頭冒冷汗,哽咽道:“好……好!”

“放不放人?”

“放!”

隨著長孫霸放手,脫離了掌控的少女快速跑到周淵身後。

她小臉仰望著周淵偉岸的身姿,一臉崇拜與愛慕,“謝謝!”

周淵手腕一動,劍尖劃過大漢的臉頰,留下一道細微的血痕,鮮血滴落。

“滾吧。”

大漢如釋重負,連忙行禮告退,“那我先走了!”

隨後,周淵看向少女,簡單說道:“你也走吧,別再回通天宗了。”

他轉身離去,雖不瀟灑,但卻有種說不出的帥氣,就像做好事不留名。

少女卻不依不饒,跟了上去。

四周的路人全部目瞪口呆,尤其是見到長孫霸灰溜溜地逃走之後,眾人對待周淵的看法已經完全不同了。

“好厲害的後生。”

……

街道後方,有一道絕美的身影矗立在暗中,看著這一切。

嘴角逐漸揚起一道微笑。

……

“我家離這裡太遠了,我一個人回不去的。”

周淵沒有去看她,“不關我事。”

少女拉著他的衣角,跟了一路,“你都把我救了,幹嘛不好事做到底呢?”

周淵嘆道:“你這是歪理,救不救你都是我自己的決定,救,算我還有善心,不救,則在情理之中,哪裡有好事做到底這種道理?”

少女撒嬌道:“我自己回去說不準就要死在路上,那你救我還有什麼意義呢?”

“別死在我臉上就行。”

“鐵石心腸!”少女說道。

一陣沉默,二人久久不語,最終周淵率先開口:“你叫什麼,家住哪?”

少女回答道:“我叫田野,名字是我爹取的,好聽吧?”

她接著說道:“我家嘛……有些記不清了。”

周淵皺眉,“記不清?那我怎麼送你回家?”

田野一陣壞笑,說道:“這麼說你同意送我回家了?”

“再說。”

周淵一邊走,一邊四處觀察,他還在尋找雲紫,心想這女人可真麻煩,心情變得比變天還快。

田野在他耳邊依舊吵鬧:“我從小就只知道自己活著不容易,所以我怕死,無論如何我都不想死。

“你知道嘛?剛才我真的挺絕望的,但是你出現了,把我救走了,知道你在我心裡有多帥嗎?非常帥。天下第一帥!”

周淵乾脆不回話,心想這小姑娘說累了自然就閉嘴了。

見周淵不說話,田野的小臉跨了下去,哀求道:“求求你說句話嘛,我很無聊的,你再這樣我可就走了。”

周淵說道:“求之不得。”

田野一秒變臉,笑道:“騙你的,你這麼帥我怎麼可能走呢?”

周淵內心無語,“我近期沒時間出宗門,所以送不了你回去,你還是去找別人吧。”

田野蠻橫道:“那你什麼時候有時間呢?”

她圍著周淵繞圈,繞來繞去,像是個小蒼蠅,“等你有了時間,再送我回去,反正這段時間在你身邊待著也沒有危險,剛好我還能在通天宗漲漲見識。”

周淵徹底敗了,他敗在少女天真無邪的思想下。

“你在找人嗎?”田野突然問道。

“對。”

“找誰呢?”

“一個朋友。”

“男的女的?”

“你管不著。”

田野撅了噘嘴,繼續默默跟著周淵身後,“好吧。”

但她還是管不住嘴,又小聲問道:“如果是女的,有我漂亮嗎?”

周淵不耐煩了,說道:“比你漂亮一萬倍。”

田野掰著手指數了數,“一萬啊,那得多漂亮?那她是你女朋友嗎?”

周淵不說話。

田野說道:“原來你有女朋友,還比我漂亮,怪不得你不要我。

“我真的心碎了。”

周淵有種想要拔劍的衝動,“她不是我女朋友。”

田野兩眼放光,“這麼說你還是單身?”

周淵搖頭,“不是。”

“啊?”田野有些懵懵的,“那你女朋友比我漂亮嗎?”

周淵嘴角抽了抽。

“滾!”

他有點後悔救田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