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川夜鷹 作品

第311章 葛朗臺:你不如直接鯊了我!

葛朗臺德比步履匆匆地走在下水道中。

自從地下排水系統在城邦中普及後,這種陰暗寂靜的角落就成了老鼠與密語的最佳地盤。

啪嗒啪嗒。

他踩過從管道與磚縫中滲出的汙水。

骯髒的汙水沾染了他昂貴而精緻的小羊皮靴,甚至飛濺到他低矮的膝蓋上。

不管怎樣。

堂堂大型商業中心的掌權人,與下水道這種見不得檯面的地方實在是不相襯。

葛朗臺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會淪落到如此地步。

他來到了一扇鏽跡斑斑的鐵柵欄門前。

為以防萬一,他帶了鑰匙。

但手還沒有推上去,葛朗臺便看到了掛在上面、已經打開了的鎖頭。

而原本,這些地方都應該是鎖起來的。

就是為了,避免此地成為密黨的接頭點。

葛朗臺抿抿嘴巴,而後推開柵欄門。

“吱呀――”

一聲刺耳的摩擦聲響起,嚇了他一激靈。

他嫌惡地看著手套上的暗紅色鏽跡,抽抽鼻子,低罵一聲:

“狗孃養的,又臭又髒”

話音落下,一道戲謔的聲音,從前方突然響起:

“沒想到大名鼎鼎的德比先生,也有粗魯的一面啊。”

!!!

頓時,葛朗臺皮都繃緊了,心臟險些漏跳一拍。

他驀地抬頭望去。

只見在那昏暗的壁燈下,不知何時佇立著一個男人,正微笑著看著他。

憑藉多年與各種人打交道的經驗,葛朗臺一眼就看出,此人是極為棘手的那一類。

體格瘦勁,頭髮都疏到腦後,露出光潔飽滿的額頭,與一雙下垂的雙眼,也斜著看向別人,眼神讓人本能地產生反感。

嘴角噤著一抹似有似無的微笑,顯得漫不經心、又滴水不漏。

此人不能聽信他嘴上的話,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估計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但這次,葛朗臺卻反而鬆了一口氣。

因為,他此行要來談的事,若對方是個人蠢蛋,可就不好辦了。

葛朗臺走上前,緊盯著這個男人,沉聲道:

“新興宗教,天堂鳥教會教主,極樂圓,好久不見”

“歡迎我的老朋友,德比先生。”

極樂笑道,做出了一個請的動作。

葛朗臺跟著他,一前一後走入甬道。

到了盡頭,映入眼簾的,竟是一張佈置華美的方桌。

兩個鋪了坐墊的椅子相對而立,嶄新的紅木方桌上,鋪了潔白的桌布。

桌布上,則擺放了葡萄、李子、冬棗等各式水果。

在壁燈的映襯下,看上去十分誘人。

“.”

葛朗臺嚥了嚥唾沫,掩蓋下心中的驚異。

“我這個人比較注重儀式感,”極樂拉開椅子,對葛朗臺笑道,“請坐吧,尊敬的德比先生。”

葛朗臺艱難地爬上高椅子。

他看著對面坐著正好的極樂,磨了磨後槽牙。

這偽善的王八蛋.只准備了符合自己身高的椅子.

等了幾秒,見男人已經開始閒情雅緻地享用起水果了,葛朗臺再也忍不住了,急切地率先開口道:

“你信裡面說的.都是真的?”

“你真的有辦法,殺了那個安洛斯蒂安?”

斯頓丁諾帝國成功被擊退,先知陣營不僅發揮了超乎想象的作用、

在結束後,那個邪神甚至還降下了邪術,治癒了所有人!

完全壓過了別國援軍!

別說就此退出舞臺了,反而在舞臺上混得更加風生水起!

一想到提起那什麼“先知”,那些士兵和平民一臉感激的模樣,葛朗臺就氣得牙癢癢!

再這樣下去,他的“伊甸園”,就要改名了!

就在他抓耳撓腮的時候。

一封信,就這樣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了他的辦公桌上。

上面約定了在午夜3點,來到下水道的指定位置。

能為他排憂解難,引渡那個汙濁的靈魂上路。

落款,正是去年才新興的教會――天堂鳥。

因為發源地是伊甸大平原的緣故,而過去,葛朗臺也與他們“合作”過不少事。

葛朗臺懷疑,他們也是一股不死族勢力。

不過,只要能利用,就算是巨怪都沒關係。

所以,在確認過信件真偽後。

葛朗臺沒有多猶豫,便在當晚3點,來到了指定的地點。

“這麼心急,可不像我認識的那個葛朗臺德比。”

四大公會之一――天堂鳥公會,極樂圓會長悠然道,往嘴裡丟了一顆葡萄:

“嗯~真美味。”

葛朗臺砰地一聲砸在桌子上,震掉了一顆冬棗,滾落在骯髒的汙水中。

“我沒時間跟你在這兒浪費!”他低聲怒喝道,“根本不知道我現在是什麼處境!”

“戰爭打響,損失慘重、權利丟失、本該由你來做的,反而都被一個毛頭小子給搶先了。”

“加上往日與許多人結怨,現在自己這邊的勢力所剩無幾,每晚都得枕著匕首睡覺――我說的對嗎,尊敬的德比先生?”

“.”

葛朗臺哽了一下,面色鐵青。

“你要是專門來奚落我的,那就給我趕緊滾!”

他咬牙切齒道。

接著,又雙手揪緊了稀疏的頭髮,喃喃自語道:

“為什麼會這樣我的家族世代積累的一切,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地沒了!”

“這就是戰爭啊,德比先生。”

極樂不在意地隨口回道,心裡想道:

房價還跳水了呢。

這算啥。

“都怪那個小子!”

葛朗臺突然抬起頭,狠狠地瞪向極樂,雙目血紅。

“都是那個小子的錯.如果他沒有出現,我就不至於到如此地步了!”

“嗯哼~但是,”極樂說,“如果他沒有出現,你的伊甸大平原就要被斯頓丁諾帝國給佔領了。”

“無所謂!我寧願毀了,也不要拱手讓人!!!”

葛朗臺呼哧呼哧地喘了幾聲。

身體前傾,盯著面前這個男人饒有興趣的嘴角,嘶啞地問道:

“你真的能幫我殺了那個安洛斯蒂安嗎?”

“一百、不,一千金幣!”

“只要能將那個該死的小子殺掉!無論給多少錢都行!!!”

“那――”極樂翹起嘴角,“把你收藏的那顆龍晶炸彈,作為報酬給我吧。”

聞言。

葛朗臺的臉色驟然一變!

不對!

那顆龍晶炸彈,是他通過隱秘渠道得來的違禁品!

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過!

為什麼他會知道!

葛朗臺的行動比思想更快。

只見他砰地滾下座椅,連滾帶爬地想要衝向柵欄口――

然而,一抬眼,卻看到了面前一雙纖細的小腿。